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莫太 | 15th Oct 2008, 09:32 | 莫太曰記 | (826 Reads)

大開眼界,人生有多少煩腦源自金錢?
如果說發明金錢的人在用錢去騙你、勞疫你,你敢反金錢嗎?
所謂的經濟系統是美國十大為富不仁的人發明的,目地是保他們永富,你永窮你怎麼辦?
等他們死啦下地獄?別太天真,神和地獄都是他們發明的!

還以為人類有文明有智慧呢,看完了氣上心頭,就他們有智慧騙善良的平民!
我們跟古代人有什麽分別?祟拜太陽,相信統治者....

醒來吧,不願做金錢奴隸的人,別再給人耍啦!

一布把金錢解說的再清楚不過的紀彔片,中文字幕,看不懂不足為奇,經濟系統的複雜就是要你不懂,不然怎去行騙!

看的懂很多人卻會害怕不敢去相信,你選擇那樣?

911的真像,戰爭都是和錢有關.....

片长二小时多,YouTube的预告片没有字幕。

初看以为说的是宗教,说了半天才知道是他们发明宗教去管理你的金钱和思想,第二集解说美国联邦储备是如的建立的,要看几次才消化到~ 自己看吧,說不下去啦!
ZEITGEIST,THE MOVIE (中文字幕)

“They must find it difficult.... Those who have taken authority as the truth, rather than truth as the authority.”- Grtald Massey

WINNER BEST FEATURE ARTIVIST’S SPIRIT Artivist Film Festival HOLLYWOOD CA 2007

 

按博文中ZEITGEIST,THE MOVIE那网址有中文字幕片长二小时多,YouTube 的是预告片没有字幕。
初看以为说的是宗教,说了半天才知道是他们发明宗教去管理你的金钱和思想,第二集解说美国联邦储备是如的建立的,要看几次才消化到...


莫太 | 30th Aug 2008, 21:50 | 莫太曰記 | (876 Reads)
語殤(湖北高考0分作文)以「母語」為題作文
  
  我們的母語,誰讓你尊嚴盡喪,跪倒在強權的腳下伴隨著扣頭如搗蒜或“忠字舞”的節拍,你幾千年重復著看似花樣翻新實則單調可鄙的聲音:從“萬歲、萬歲、萬萬歲”到“萬壽無疆、永遠健康”,從“謝主隆恩”到“恩深似海”,從“皇上聖明”到“英明、偉大”,從“清天大人”到“世紀偉人”,你亂喊“爹娘 ”,你把我們喚著“草民、賤民、刁民、暴民、奴才、小人、妾身、犬子、賤內、。。。。。。”你的語境之下,我們被“牧”著、“治”著。

  你恨不能贊嘆他們吃飯、拉屎也“親自”,你以為我們辛勤的勞作比不上“畫個圈”頂事,我們成天被“關懷”、被“指示”、被“教育”、被“帶領”、被“ 視察”,而他們卻“形象高大”、“開拓進取”、“日理萬機”、“高屋建瓴”,我們無端地被你安排“激動得熱淚盈眶”,你讓我們不停地“感謝”,我們得沒事找事地“高舉”著、“緊跟”著、“學習”著、“體會”著、“堅持”著、“熱愛”著,還得“今兒個真高興”、“雄姿英發”地“趕上盛世享太平”。
  
  我們的母語,誰讓布下如此多的陷阱,讓我們充滿恐懼“聖人”、“明君”不喜“異端邪說”,我們的母語成了陰謀陽謀的武器,將恐懼布滿我們內心。“世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孔聖人,將屠刀揮曏了“言偽而辯”的少正卯,秦始皇為了思想一統以“焚書坑儒”報應著孔老二的徒子徒孫,詩人因“清風不識字,何故亂翻書”的詩句掉了腦袋,母語的祭壇上還游蕩著遇羅克、林昭、張志新的靈魂,母語的柵欄裡關押著“牛棚”中惶恐不安的眼神,“彭水文字獄”和“稷山文案”仍是漢語使用者心頭揮之不去的陰霾。

  
  我們恐懼自己的言說“左”了或者“右”了,我們言說時不知道自己“不明真相”還是“眼睛雪亮”,我們害怕自己划入“一小撮”受到“大多數”的宣判,我們擔心自己的錶達不明所以地“污染”了他人,我們區分不了自己的言論是“自由化”了還是在“充分保障”的“言論自由”的界內,我們不明白自己“被蠱惑”了還是本就“別有用心”,我們還得擔心自己的言論夾帶著“政治訴求”或“一己私利”。
  
  我們的母語,你為何充滿仇恨輕則“鳴鼓而攻之”、“掀起大批判的高潮”,重則“食肉寢皮”、“打翻在在,踏上一腳,讓你永世不得翻身”。
  
  我們的母語,你為何對真相如此吝嗇你用滿口仁義道德屏蔽著字裡行間的“吃人”二字,你用歌舞昇平遮掩著他們的劣跡獸行,你將大師們高傲的頭顱按在故紙堆裡皓首窮經使他們逃避人世,你驅使著科學家論證畝產萬斤淹沒了遍野哀聲。
  
  我們的母語,幾千年口手相傳,典籍汗牛充棟,這源遠流長的語言文字,本當成為文明世界進化的最重的推力之一。可是,至今你還沒有完整地組合出一個大寫的“人”字,你仍無法闡釋人的尊嚴,你仍落伍於當今世界文明的進展,你仍失魂落魄,沒有尋回你的精神和靈性--------這就是我們的母語之殤。
  
  “新的轉機和閃閃星鬥,正在綴滿沒有遮攔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來人們凝視的眼睛。”我們的轉機何在我們怎麼樣凝視未來。

莫太 | 22nd Aug 2008, 21:42 | 莫太故事 | (1325 Reads)
我的舊屎 第一督   錢

心情像笨猪跳,寫上篇時有第一跳下墮的快感,到了周一周二情緒反彈了起來,感覺終于擺脫了多年的思想袍袱,心情美到不想回憶過去只想向前看。到現在是上升到某個高點忽地停下再猛的向下拉,這下沒有心裹準備离心力強大,心己在谷底軀體卻還在半空,心神己分,心在等軀殼歸位。

 (閱讀全文)

莫太 | 16th Aug 2008, 10:45 | 莫太故事 | (1015 Reads)


我終于發現這場戰争是你們倆夫妻的,我只是你們的棋子,現在我堅决離場,我要離這場戰爭越遠越好。
 (閱讀全文)

莫太 | 12th Aug 2008, 21:38 | 莫太故事 | (940 Reads)
我的舊屎開篇

我忽然看到了故事的另一面,剛看到,很灰心但放開了,過去我說放開其實心裹還是掛住,但這次真的放開了,心裹一陣輕鬆愉快。
 (閱讀全文)

莫太 | 11th Aug 2008, 21:18 | 莫太曰記 | (821 Reads)
我在看一齣一齣你們的拿手好戲,你們不會明白,如果你們明白就不會有今天,我沒有不認你們是父母,DNA血緣改不了,只是愛不在了,早就不在我心中了,我不該在父母面前演孝女演了二十年那麼久...

 (閱讀全文)

莫太 | 8th Aug 2008, 21:38 | 莫太曰記 | (705 Reads)
我没有王朔那樣的爹也沒有龍應台那樣的媽(九)

至於見面的地點莫生建意我父母家中,只有大膽的走回去,把話說清楚才能真正的走出來,我希望進去的那個人帶着黃小姐的影子,出來的那個是真正的莫太。

我大腿上有個貽記,我從上住下看是W,我生父姓黄,廣東拼音為 Wong,但從別人處看我,卻是個M字,我夫姓莫, 廣東拼音為 Mok,我信緣份,我和父母的緣份很薄很薄...

我能冷靜的說嗎?我能抵抗父親的拿手悲情慈父戲嗎?這拿手戲目前為止是百份百有消。我能忍的到媽媽的冷言冷語嗎?一個中學語文教師的冷言冷語....

莫太 | 7th Aug 2008, 22:42 | 莫太曰記 | (621 Reads)
莫生說我應該在這個星期內將對父母的怨恨blog it out,然後再去見父母。我贊同,因為我越平靜越能把話說清楚,如果我哭或對他們大聲指責的話,那我還是他們的那個不孝女兒。

 (閱讀全文)

莫太 | 6th Aug 2008, 18:31 | 莫太曰記 | (686 Reads)
在我三十五歲之前,每次發夢回家,都是先去大媽家看見大門鎖了,敲門沒人應,然後我回到自己的家,東王府園13/1號二樓的那個家,原來在思想上我仍停留在東王府園,我人生的愛恨情仇萌芽的那個地方...

我記得妳發了瘋的對我大叫大嚷,
我記得我哭到大媽從家里跑來抱走我,
(两家相距約30米)
自那天起我愛上大叫,
直到我做了媽媽。

我記得給妳打到全身抽動吃不下飯,
妳邊打我邊逼我吃飯,
打到我眼晴金星亂冒嘔吐昏去,
自那天起一有什麼事發生我就會嘔吐,
直到現在!

我記得我站在門角處哭到發燒,
我記得妳嚇的抱我去醫院,
自那天起我懂得弄病自己去証明愛的存在,
直到最近决定不再見妳。

我記得你叫我不要玩剪刀我不聽,
妳抓住我的手說剪掉我手指,
妳剪完我指甲用剪刀背打我的手,
我記得我拿起剪刀刺妳,
自那天起我在等妳死去,
直到今天妳的生死對我來說己沒有了感覺。

我記得妳打我我還手你說不準,
妳說因為妳是我媽媽!
我問妳那為什麼妳可以打我?
妳說因為妳是我媽媽!
我問為什麼那麼不公平?
妳說為了教育我,
妳媽媽的媽媽我婆婆也是用打來教育媽媽的,
我認命了但心不服,
直到今天我還是不服教育孩子要打罵!

左鄰右里都知道你愛打女兒,有天有人跟我說回去告訴妳媽媽,如果愛我的話就不要再打我。我說了,你打的更凶,我記得我看着妳,第一次忍住了淚水,我對自己說眼前這個我叫做媽媽的女人對我來說其實和街上任何一個女人無分別。

自那天起妳打我我不再哭,我只默默地流淚,我為我自己流淚,因為自那天起我停止了愛妳,也停止了愛世界上任何一樣東西,因為愛給我的經驗太痛苦,愛不好玩,那年我最多五歲。 (閱讀全文)

莫太 | 5th Aug 2008, 18:41 | 莫太曰記 | (589 Reads)

...非常有意思的是後來我們談起這一段的事情,他矢口否認打過我,他記得的都是如何苦口婆心地感化我和嬌慣我----有人向自己的孩子一天到晚檢討么?中國道德最核心的灌输就是要学會感恩----感恩戴德----不信你瞧一瞧看一看各媒体上表演的道學家們振臂疾呼的數量----數他們猛!----但是,是有了,非呢?」王朔「致女兒書」40頁。

孩子的心是風吹過雪留痕,回憶太傷人,算了吧,写不下去....

一佈令我哭了很久的電影,1959年康城影展最佳導演 The 400 Blows


莫太 | 4th Aug 2008, 21:32 | 莫太曰記 | (696 Reads)


我不記得愛過自己的父母。小時候是怕他們,大一點開始煩他們,再后來是針尖對麥芒,見面就吵;再後來是瞧不上他們,躲着他們,一方面覺得對他們有責任應該對他們好一點但就是做不出來装都裝不出來;」王朔「致女兒書」38頁

從小心中就沒有什么愛的人,那個人的心很冷也很慌凉,這感覺很難受。


 

 

 

 

 (閱讀全文)

莫太 | 3rd Aug 2008, 21:33 | 莫太曰記 | (809 Reads)
拒絕你要求見面我第一次說出了真正的理由,這麽多年不敢在你面前說出我心裹最想對你說的那句話,這次終于說出了口。其實二十年前我搬出去時就想告訴你們我不想再見到你們,但沒有勇氣說,也敵不過三千年的孝道。想不到這句話說了出來後心裹非常輕鬆,感覺自己真的掙脫了思想的加鎖可以自由自在的飛翔了。

父母緣份薄大家不要勉勉強強、尷尷尬尬地做場一家子人的戲,小時侯我沒辦法,現在要我出錢出力我累了做不下去了。每月錢我照給但面就不必再見了,你不是說了嗎,帶我來到這個世界的理由是為了你年老有依靠,經濟上的依靠我明白。有時我怀疑你是為了拿家用所以才叫我回家吃飯的,就像打份工久不見老板怕地位不保,現我向你表明了工資照拿,但爸爸之職你不必再做了,反正你也不会做,也沒有做過多少天,從一開始你和媽媽就將父母之職外判了給大媽,再後來送去全托的幼儿院。到小学一年級我回家住,你還是沒有習慣有個女兒在家中。

把這些家醜全說出來我沒有為此感到自豪,只覺得悲哀,哀我心中的愛那麽少,或者這樣說比較明白,如果愛是個荷包,我生下來從父母身上得到的只有二十元,我明白這二十元己是你們的所有,甚至是比你們父毋給你們的十元還要多一倍,但這二十元的愛不夠,不夠去到一個地步我可以去愛回你們,我知道我愛的荷包裹今天不止二十元,老公給我的和在兒子身上啓發的愛令我充滿歡樂,我希望有天我的愛能增長更多,多到可以愛回你們。但那天還沒有到,我也不知道它會不會到,或者在你們過身後才到,那都是我個人的修為勉強不來。

明天八月第一個星期一,銀行轉賬的日子,你應該會打電話給我,這次我會約你出來當面把這番話再對你說一次。

莫太 | 3rd Jul 2008, 10:20 | 莫太曰記, 莫太Bad Mother | (735 Reads)
仔仔快两歲,是個early talker六個月第一次開口對我扮說話的發音是「ah yu」,至今我叫他說「I love you」他都答「ah yu」。八、九月個開始,如果不見我,仔仔會問:「媽媽呢? 媽媽呢?」一歲生日懂得五十多個中英單音字。但apple 、open 分不開。

在仔仔十三個月左右,我們開始簡單對話,大約有三個多月的時間,晚晚臨睡前我們的對話都是:
 (閱讀全文)

莫太 | 28th Jun 2008, 13:27 | 莫太食譜, 莫太曰記 | (1071 Reads)
我在中国的MySpace開了個簡體字美食blog,以後莫太食譜會搬去哪邊的Canary Space,上個月開始計劃構思,最重要是量力而為,因我正職仍是個媽媽,有一個精力非常旺盛求知欲特強的两歲仔仔在家,我不能幻想打埋燈去拍cooking video,但定期更新是必須的。

經過一個月試驗我的美食blog一個月四星期能生產两篇Recipe食譜,一篇美食有関的像餐廳、食物或相關文章等,最後是一個Cooking Video。拍video花的時間最多,記得年初sina上推介時己說每月一個cooking video,結果是現實與理想,但想不到拍片原來也能工多藝熟,最近我己摸熟了制作過程,拍的比以前快多了,勉強也有點自己的風格了,所以每月一個cooking video應該能維持下去。

昨天將專為Canary Space美食blog拍的「西洋極品紅蘿蔔糕」cooking video放了上去,今天上了酷點推介,我可以宣佈Canary Space開張大吉!

莫太 | 23rd Jun 2008, 15:40 | 莫太曰記, 莫太故事 | (890 Reads)

我喜歡烹飪這跟我有嚴重的控制欲有關,我不安份做主婦,還想編據本、當導演或寫本書甚麼的,從我喜歡做的事情上來看,你就知我的控制欲患的有多嚴重。當然喜歡烹飪跟成長肯景關更大些。

 (閱讀全文)

莫太 | 5th Jun 2008, 10:10 | 莫太曰記 | (771 Reads)
想了很久,決定不再隱瞞自已的年齡,因為要學習面對自已,接受自己。誠認自己四張我自覺是一大進步。
其實在心理上才剛剛接受了自己三十,一轉眼卻又變成四張。在心理上好像從未有過三十幾歲的生活就直接進入了四十歲真是大跃進。
近來照鏡,發覺眼角那些魚尾紋己長住不走了。以我在時尚界工作了那麽多年的經驗,我知道怎樣才能徹底清除它,就是打支肉菌針那麽簡單,因其它一切己無效,女人四十只能一支針。但問題是還有這個必要嗎?就算打了也最多令我看上去年青十年,也就是說看上去像三十多歲的樣子。我想沒有女人願意看上去像三十歲模樣,所有女人只想永遠ニ十歲。
想起自己雙十年華之時,感覺自己很老,感覺自己受盡了感情滄傷,看盡了人生百態,心境厭世;到三十歲時對人生己徹底失望,只好專注並花盡一切所能去挽留青春。由衣着打扮到談吐舉止,再到魚子面膜、激光緊膚、花膠燕窩等等,獎品是三十七歲看上去像二十七,但我總不能以此為我終身成就吧?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我心理很明白我在打一場必定會輸仗。但要一個曾經靠出買色相的女人認老,談何容易?何况現代科技日新月異,但若科技也趕不上之時,難到最後要把自己冰鮮放入雪櫃不成?
肯認自己四張在某程度上來說和自己做了媽媽有關,做了媽媽好像可以給自己和家人一個交代似的,所以也不怕認「老」了。誠認只是個開始,怎樣活的精彩才是關鍵,當然我的精彩定意只對我個人而言。
蘇民峰話我三十九歲開始行大運到六十九,運來的很慢很慢。四十歲不老,很年青,可以做的事很多。我很高興自己終于活了過來,過去的將它變成一本書、一本漫画、一佈電影吧!

莫太 | 16th May 2008, 13:54 | 莫太曰記, 莫太Bad Mother | (642 Reads)
仔仔出世至今我們跟老爺一家只去過一次旅行,本打算今年五月帶仔仔去巴黎探契媽,但因些事不能成行。三月莫生生日時,我們的法籍好友Marc邀請成班人五月去曼谷渡周未順便慶祝他四十大壽,本來很多人報名,主人家Marc對我倆能成行的信心不大,但巴黎去不成,莫老爺又整天問我什麽時侯給仔仔去他家過夜,思前想後我需要個無仔假期,所以决定两人去曼谷的成人派對,留仔仔跟爺爺、嫲嫲、姑姑過週末。昨天訂好機票酒店,問Marc派對事宜,那些人去等等,結果只有Marc和天兒還有我和莫生四人由香港出發,莫生叫我去按排曼谷之行,之前最靠不住的人現在要去按排狂歡節目。

本來按排狂歡節目是我的强項,但現在做了媽,心裹想的是仔仔第一次離開我們,他會不會不習慣?會不會想媽媽?他出生到現在晚晚都是我放他落床睡,我不在三晚他睡不睡的着?我又再精神緊張,莫生警告我不能將無仔假期變成憶子成狂假期,仔仔在爺爺家三晚,需要用品:



 (閱讀全文)

莫太 | 11th May 2008, 21:13 | 莫太Bad Mother | (538 Reads)

一向知道母親節只是美國一間賀卡公司想出的促銷手法,所以不大重視,即使自己做了亞媽也是如此。莫生比我更加不在乎這類節日,但他一向識做,總是問準我的意思在先,初相識幾年我一定要他做足以表誠意,過後是看心情,現在卻是看緣份,到了那天就當是普通日子過,碰巧有時能想到精彩節目還有意外驚喜,而有時卻偏偏因為是節日,就算想當它是普通日子過都不行,像今天。到處沒位子,只好在家煮,一日三餐,老公煮我湊仔大家都好累!

以下是做亞媽的台詞,隨着仔仔漸漸長大,我越講越多。

歌詞 

 (閱讀全文)

莫太 | 5th May 2008, 21:54 | 莫太食譜 | (1968 Reads)
自從仔仔契媽教識做果占,又發現新鮮果占味道比起市面能買到最好的還要好十倍,從此回不了頭。現在莫家的果占都是自家制的,我們按季節選生果做果占,如剛過去的冬天有次選了金桔,前排是士多啤梨收成期,所以研究起士多啤梨果占來,家中本NIGELLA LAWSON的HOW TO BE A DOMESTIC GODDESS中有個用balsamic vinegar意大利陳醋的recipe,初時不肯定,但NIGELLA 寫 balsamic vinegar make the strawbrries strawberrier 所以大膽試了,結果出其意料的好,顏色深紅透明像紅寶石,士多啤梨味道香甜無比。
初初做果占以為很煩,所以一做就做一大樽,後來發覺其實功夫不多,所以將材料减半,不用一個口味食太長時間,可以乘新鮮吃好味好多。

recipe: (閱讀全文)

莫太 | 4th May 2008, 10:15 | 莫太電影 | (626 Reads)
很久沒有看過一部那麼出色的電影了,每一個鏡頭都美麗的如詩如畫,攝影手法創新尤如看藝術片,因有類似相同被困在醫院病床上的經歴,所以感覺很深刻。

電影把我心中的最大一個黑洞挖了出來,黑洞裡埋藏了我今生最痛的回憶,那些刻意要遺忘的記憶,在看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 時,電影一點一滴地喚醒了腦中的記憶。這幾天情緒混亂,因想起自己曾經三個月一個人孤獨地躺在異鄉的醫院病床上不能動彈,在等頸骨一天一天慢慢地生長復原,而我的心卻在病床上一天一點地枯死。我的前生在英國紐卡素附近的一間骨髓醫療院中埋葬了。跟着那十年我是個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可笑的時身邊沒有人看的出我死了,包括最親的家人和我自己,直至有天...。

電影拍的美極了,信息也非常正面,給了我很大的啟發,那幾個垂死寫作竟像得到了養份,不敢說什麼時候可以完成,但起碼敢再次面對。

Next